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姬鹏

媒体人,专栏作家

 
 
 

日志

 
 
关于我
姬鹏  

媒体人,专栏作家,热衷品牌战略观察,互联网科技评点。

网易考拉推荐

“毒保姆”的极端体验里为何充满癫狂?  

2017-05-06 23:59: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国现有的社会环境下,“保姆业”的服务水平,还停留在作坊阶段,没有完备的市场秩序,没有系统的服务品质,更没有相互制约的法律尊则。伺候人的活干久,自然心存怨气,即便对方支付对等的报酬,也依旧难解心头癫狂。这其中有文化的流俗影响,更多是在日常的服务与被服务过程中,存在倾斜的权利和义务。

“毒保姆”事件的频发,依旧是病态世界的一处脓疮。这种不堪的际遇,多数时候,个体近乎没有办法解决,除却解约和辞退,似乎别无它法。尤其在紧俏的保姆市场里,想寻得一处安心,真非易事。讲真,多数保姆都是外乡来的大妈,整体素质都不高。当然,这并非看不起大妈,是事实就是如此而已。

很多人请保姆都是从熟人渠道聘请,从信任角度而言,似乎已经有足够背书,但越是这样,管理起来的难度更大。毕竟,在现有的人情世故里,俗人之间碍于情面,只要不出原则,真是有口难开,越是这样的不好意思,往往更让一些“保姆”肆无忌惮,把尊重当任性,在不该有的行为里胡乱放任,最终损害的是东家,毁掉的却是自己。

当然,也不乏个别人老实憨厚,做得一手好菜,操得一腔仁义,可是绝大多数保姆者,都是出来挣钱养家,除却家务琐事能弄明白,在职业水准里,近乎散漫无章。所以,出现“毒保姆”的事情,并非什么怪事,被媒体报道的也只是九牛一毛,很多恶毒的行为可能都在犄角里暗暗发作。

对于寻常人家而言,只要弄不出性命之忧,平日琐事几乎不会过多责问,实在看不下去,才会大动干戈。像保姆虐待老人、欺负婴孩的事情,相信除却报道以外,生活中也能时不时的听到一些坊间传言,这些令人感到不快的事情,不但影响自己的心情,同时也让家中正在请保姆的人感到忧心。

即便,自己家的保姆真是憨厚老实,尽善尽美,可是不堪就摆在明处,不免会形成一种尴尬的情绪。这种情绪的释放,往往太过明显的时候,家中的保姆便也能看出几分。到头来,互相生厌,局面的难堪不言而喻。

这样的时候,或许就容易生成极端的情绪和暴躁的癫狂。讲真,多数幸福来自于建设性的工作。可是,当建设性的工作带来的是误解和埋怨,转后行之毁灭就从天而降,只是毁灭带来的快乐着实短暂,除却眼前的刺激和释放,它正是不幸的源泉。

“毒保姆”是可恶,然而在现行的文化基质和生活规则里,对这样一个职业很是不公。在上帝面前都说工作无贵贱,可是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贵贱之分呼之欲出。不管是大环境还是雇佣方,对于这个行业来讲,打心底给予尊重的人真是没多少,在众人眼里被称作“那保姆”,“这保姆”,一点尊严也没有,着实很糟糕。我总觉得,大多数保姆受到重视后,行为就会好一些。

可惜这样的光景,还需要漫长的时光培养,想想真是令人沮丧的一件事情。人们都去干所谓高贵的职业,这些稀松平常的“卑贱小事”谁来干,当真“不卑贱”又有多少人会去干,真是看不到希望。

原创文章,谢绝无署名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