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姬鹏

媒体人,专栏作家

 
 
 

日志

 
 
关于我
姬鹏  

媒体人,专栏作家,热衷品牌战略观察,互联网科技评点。

网易考拉推荐

“秦火火们”如何把谣言炼成暴民丹药?  

2016-07-23 09:22: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京报题为《秦火火,不想再当网红想做“评论家”》的采访式报道,让所谓的网红们或许能有一些惊醒和自律,不管是靠色相出位还是靠言论出位,尺度把握不当,终将没有好结果。秦火火出狱了。这个原名秦志晖,33岁,湖南衡南县香花村人,高中毕业的“网红”,从2005年起混迹网络,被指在2011年动车事故到2013年8月间,共制造了超过3000条谣言。他也被网友冠以“谣王”称号。而“动车事故2亿元天价赔偿”、“红十字会强行募捐”、“李双江之子非亲生”、“杨澜从股市骗钱诈捐逃税”等谣言,影响巨大。其中,“动车事故天价赔偿”的微博,不到两小时内有1.2万人转发,最后铁道部不得不出面澄清。2013年8月,秦火火因涉嫌寻衅滋事罪和非法经营罪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次年4月,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公开宣判,以诽谤罪判处其有期徒刑2年,以寻衅滋事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年6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3年。而今出狱,也算感慨良多,充满因果。

“秦火火们”如何把谣言炼成暴民丹药? - 姬鹏 - 姬鹏
 

    对于“秦火火”个人来讲三年算一个坎儿,对于整个网红界来讲似乎微乎其微,只是新人换旧人。但是从“秦火火”的网红成长之路来看,我们或许能看到一些端倪。也能看到一些网红炼丹术。而暴民情绪却隐隐约约的成为了其中的药引子。

    我们知道,西方国家(包括东方的韩国、日本等)崇尚的是英雄主义文化,对成功人士、精英阶层表现出认同和尊重,平民个体的内省要求落实在个人奋斗改变命运上面。而中国数千年的封建文化造就了一代又一代贱民,至今盛传不衰,其本质上表现为:平民的身份、草民的做派、农民的意识。少自强不息,多怨天尤人。以灰色眼光看待一切。对于强者、上者、富者报有一种极不正常的阴暗心态。轻则葡萄泛酸意淫幻想,重则妒忌敏感变态自尊。他们判断事物的标准不是理性不是科学,而是自己这份独特的内心风景,不是是非真假美丑,而是反方乃至假想敌的身份位置。凡草根弱者视若己出,否则,一律杀无赦。同时自我保护虚荣极端,弱群体特征极为明显。于是变种而成了歇斯底里的民族主义。于是造就了无聊的地域自尊主义。于是生发了癫狂多变的“公平主义”。也许在痛恨腐败这一点上他们与知识阶层、精英阶层保持了一致,但遗憾,他们的痛恨并非来自理性本源,而多半为自身不平衡心理所至。换句话说,有朝一日他们个人获得了这种平衡,将不复为真正的社会公平而呐喊。
 
    “草民做派”即无赖做派。不愿过程努力,而期直接分配结果,所谓均贫富等贵贱,并以简单捣毁而达目的。因此无赖做派轻视规则破坏规则,为所有的“造反”,“犯上”叫好喝彩,凡非己类,实施网络暴力,群起而殴之。“农民意识”狡猾骑墙,封建闭守,讲纲常礼法,常以社会卫道士的姿态示人。实际中对人一套对己一套。想想看,都什么年代了,还满口“奸夫淫妇”的狠不能拿了绳子到床上捉人。这些道德民兵是真诚的吗,还是为了自我娱乐的需要?如何是后者,那才真是缺了大德,我倒宁愿相信是前者。如果前者,则更是一场悲哀。这让我想起上个世纪60年代中国人的那场“集体无意识”,那场百年一遇的浩劫。那些“红卫兵”小将们提着皮鞭抽打“狗男女”们的时候,内心也是真诚的吗?而我们民族因为这种“真诚”倒退了多少年?
 
    网络暴民,贱民为什么会对自建道德法庭那么兴致昂然,对自己直接做法庭的审判长、执行人那么迫切热望?从他们的的变态心理和人格缺失不难找出答案!他们就是当代的义和团。草根流寇无赖贫民总算找到了当家做主的一点点机会,那还不抓紧风光,找找感觉。所以要扒铁路、砍电杆、驱洋人,尤其要赶尽杀绝天下所有“奸夫淫妇”。我的地盘我做主。虽然我很自闭很自卑,一般只敢在网络上发发狠过过瘾。别人发个文章,帖子,微博,只要他们感觉不对心,就会无耻的的问候对方的亲人。 
 
    “网络暴民”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而产生的新词,但网络暴民心态,已经让人感到了一种可以让人恐惧的力量。事实上,这其实是一种先入为主的心态。现在这个社会形成了许多群体,或是有着共同利益、共同观念、相似心态的联结。当你的文章或发生的事件不对他们的味口,他们就会群起而攻之,他们可能用最恶毒的语言来谩骂你,进行人身攻击。虽然,丑恶有时在网上也会得到一致的讨伐,但这种讨伐并不一定具有理性的判断。
 
    当今的网络暴力有三个重要特征:以道德名义恶意制裁,审判当事人,并谋求网络问题的现实解决。通过网络追查并公布传播当事人的个人信息,煽动和纠集人群以暴力语言进行群体围攻,在现实中当事人遭到严重伤害并对现实产生实质性威胁。笔者认为,网络暴民现象的产生的一个重大因素就是网民的从众心理。“从众”是由于真实的或想象的群体压力而导致的行为或态度的变化。现实生活中,存在的或想象到的压力会促使个人产生符合社会或者群体要求的行为与态度,尤其是当个人缺乏自信或冷静判断时,往往会产生“追随多数人没有错”的心理,甚至在根本信念上改变原来的观点,放弃原有的意见,最终产生了从众的行为。
 
    从众是在群体一致性的压力下,个体寻求解除与群体冲突、增强安全感的一种较好的选择,因此也成为一种比较普遍的社会现象。互联网的信息传播中,很多网民就是在它的支配下表现为对凡事“人云亦云”、“随大流”,“大家都这么认为,我也就这么认为”,“大家都这么做,我也就跟着这么做”,以寻求一种集体认同的安全感。最终导致“别人骂我也骂”的心态成为一种使然。网络环境的隐匿性,让他们尽情释放对现实社会中某些阴暗面的不满和张扬维护道义的快意。除此之外,对热点事件和人物,大多数人都希望了解更多的细节,其间的欢娱与嘲讽也提高了人们对恶言的传播、参与和关注。但网民这种自发的力量在缺乏善意的基础上,在形式和细节上也有诸多缺失,很难把握好公平的界线,容易激发盲目煽惑、语言暴力等从众心理,出现矫枉过正,甚至造成“误伤”,从而导致对谴责对象的网络暴力。而当人肉搜索从网络舆论演变成现实“追杀”,这种强权表达,更是不但违背了维护道义的本意,也已触犯了法律。
    
    不过有时候笔者也特理解这帮暴民,在这样一个生活压力越来越大的社会中,通过怒骂来发泄情绪,对许多人来说,是非常大的收益。得到认同,或者打压别人,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件能带来满足的事情。而得到大众的认同或者击败名媛能给他们带来巨大的成就感,因此,就有了一大批喜欢“恶言恶语”的人。
 
    另外在网络上谴责自己认为是非道德的理论,会让人加强自己的道德感,即认为自己的道德观念远远强于他人,有资格对他人的非道德观点进行抨击,并认为自己的行为是很道德的,从而获得自我优越感。他们很多时候抢着沙发,拍着键盘,恨不得跳进浏览器,把写文章的作者碎尸万段,以此来表示自己是“流寇”中的王。这种暴民现象的起源总是一篇表达观点的文章或者是对某个事件的描述,但由于多数暴民不看文章,或者只看自己想看的段落。不经独立地思考与判断,对事件本身也不进行调查分析,就开始盲目从众,人云亦云,跟风追捧。“楼上”骂的恨,“楼下”的会变本加厉骂的更狠。这种盲目的从众行为所形成的声势浩大的舆论合力,给当事人以及帖子作者造成了极大的精神伤害与名誉损坏。

    文尾,在笔者看来,应对网络暴民现象不能只单靠法律手段,或者后台管理拉黑,群体心理引发的问题也一定要从心理学上寻找突破点,国家发展速度加快,人民在享受不断提高的物质生活的同时,心理上有着太多的压抑和沉积,于是便会寻找极端的解决办法,“暴民现象”的症结所在就是心理。舆论与社会都应多一些包容,端正心态,调整情绪。相信,当国民的心理状态改变了以后,此类事件一定会减少,暴民们总说,“体制内”太坏,可是“体制之外”的我们似乎要做的更多。也许这样我们才能更清晰的看清自己,看淡名人,看透社会。

    原创文章,谢绝无署名转载,欢迎添加笔者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评论这张
 
阅读(49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