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姬鹏

媒体人,专栏作家

 
 
 

日志

 
 
关于我
姬鹏  

媒体人,专栏作家,热衷品牌战略观察,互联网科技评点。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人的毕业照”与盲目教育的撕裂?  

2016-05-21 13:33: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年前,穿着白色衬衣、顶着黑色学士帽的薛逸凡似乎还没来得及笑一下,大学时光就在相机的咔嚓声中画上了句号。镜头前严肃拘谨的薛逸凡没有想到,就是这张一个人的“北大2010级古生物专业合影”,让她几天之内成为热门人物。然而今年的毕业季,薛逸凡的师弟、北大古生物学2016年毕业生安永睿,再一次成为北大该专业本届的唯一毕业生。每年只有一个毕业生的低频率,让北大古生物学专业成为我国高等教育的特殊存在。到今年,其实已是“六代单传”。古生物学生为何如此“珍稀”?古生物专业出路在哪?冷门专业是否需要坚守?
“一个人的毕业照”与盲目教育的撕裂? - 姬鹏 - 姬鹏
 
    看到这样的新闻,或许每一个经历过大学时代的朋友都有所感触,很多人志愿都是献给了热门专业,服从了父母的旨意,真正做到自由选择的并没有几个。和一些朋友聊到未来孩子的教育,多数人表示很迷茫,又想不落后大潮流,又想不让孩子陷入各种补习和特长班的困境里。但是与此同时,学区房的的价格持续攀升,更让一些人不淡定了。反正病得不轻,索性就在盲目中前行吧。

    教育,在今天这个信息高速传播的时代里,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偏离了最基本的航向。特别是在利益的驱使之下,教育也被无情的剥去了清廉的外衣,再也不是简单的传道、授业、解惑了,多了几分的功利,无奈的披上了一层带有铜锈色调的新装,就好比是穿上了新装的皇帝一样,上演着一幕幕跳梁小丑般的闹剧。对于北大古生物学的这种尴尬,一方面看到了北大的坚守,同时也让人觉得教育的迷茫和无助。因为大多数的教育依然停留在生存逻辑的第一性中,对于兴趣,对于专业的考量,唯一的标准就是能不能挣大钱,并不是基于个人的选择,这种逻辑的驱使下不仅仅泯灭了很多人的自由选择,也使得很多对于社会有一定意义的专业面临停摆。这种撕裂的状态,常此以往,只会让教育陷入过度教育的乱象。

    很多家长,对于孩子的兴趣并没有正确的了解,只是被大潮流推着走,别人家孩子怎么报补习班,自己家孩子同样跟着,貌似不报补习班就充满了罪恶感和落后感。我们常言道教育永远都是平等的,但是,教育却永远平等不起来。对于教育资源这种稀缺的东西来讲,确实不是每一个家庭都能如愿的,但是不能被这种逻辑推着走,如若跟着走,就会背上沉重的代价。家长压力大,孩子负担重。

  教育是理性的,而非感性的。教育需要注入感情作为滋养,但绝不需要一时的头脑发热,教育需要一个漫长的学习过程,要持续不断的学习,并且结合日常的教养和管理,总结经验,才能够有效的帮到孩子,教育者才会从教育的过程中体会到幸福和快乐。同样对于专业的选择,还应该基于兴趣,不能给予热门,因为太多的人毕业后再一次选择兴趣,这样的成本太高,也并不是良性发展的需要,毁人不倦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不过,这就需要管理者,包括老师、父母等等,需要有定力,有区分力、有辨别力,而不要认为花了大价钱的培训费,就能够成为合格的教育者。因为,你不仅仅是教育者,更是引领着,你的态度、观念对所施教的对象将会起到非常重要的影响,所以,你一定要谨慎。同样对于冷门与热门的考量,不要仅仅基于生存的层面,也要给予兴趣,社会理想等层面去考量,负责这种撕裂越严重,教育将越迷茫。

  教育,需要理性的沉淀,而不是盲目跟从。

    原创文章,谢绝无署名转载,欢迎添加笔者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评论这张
 
阅读(348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