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姬鹏

媒体人,专栏作家

 
 
 

日志

 
 
关于我
姬鹏  

媒体人,专栏作家,热衷品牌战略观察,互联网科技评点。

网易考拉推荐

“不尿任何政府官员”的村支书,你的娃难道也有半村?   

2016-04-08 00:27: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晚深度即时报道的一则题为《山西村支书称“不尿任何政府官员”》新闻可谓是让人匪夷所思。按照新闻中的嚣张描述:“不要找陈杰(永济市委书记),找王清宪(运城市长),实在不行了找王儒林(山西省委书记),永济晋南有个邓喜喜,不尿任何政府官员”。这一系列诳语,来自一则《山西这个村干部,一夜间火了》的讲话视频在网络上热传。视频中自称叫“邓喜喜”的男子语出惊人,扬言“老子从来不尿你公安”,并疑似组织人员围攻政府,其现场发号施令:“把围攻永济市政府的工人全部撤到平陆来!”。虽然,这样的诡异事件已经受到了纪检委的关注,但是对于如此嚣张的村支书,我们或许更该深入的追问一下其中的内核。因为不管是过去,还是近来发生的一系列有关村干部的腐败事件和嚣张事件,让我们感觉到,在农村和乡镇的官员中,更容易形成小团体恶势力,尤其作为基层的官员,远离辖区,更容易形成监督上的死角。对于农民而言,监督的意识相对更低,更容易被蒙蔽,所以才造就了类似的跋扈村支书。
 
对于这样事件而言,让笔者想起了那个曾经扬言《这个村,有一半都是我的娃》的村支书,因为在民意的天平上,他们其实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也催生出在农村好多地方,为何村干部选举或多或少存在拉票的事情。貌似当了村干部,就天不怕,地不怕,惟我独尊了?我记得我小时候所在的村落,基本上每每到了选举的时候,基本上晚上的时间,就是拉票买票的时段,因为白天下地干活,不方便,所以就夜里串门搞破鞋。当然过去这么多年了,相信有所改观,但是估计好不在那里,因为当我看到时不时曝出的村干部丑闻时,或许一切都还是那么死水一沟,从未改变过。

人们常常感叹,小小的村干部为何这么嚣张,其实追根溯源,我们发现中国的土地的集体所有制制度存在弊病,还集中地表现在征地问题上。中国农村最大的腐败来自征地,中国农村最黑的黑幕莫过于征地黑幕,中国农村最高的机密莫过于征地的地价,中国农村乡政府和村委会最能鱼肉农民的劫掠手段,莫过于低价征地。每次低价征地,都有一大批一夜暴富者,成为百万、千万、亿万富豪,而每次低价征地都会使成千上万的农民一贫如洗。不过还好近几年国家对于可耕地进行定期的航拍测量,乡野村干部买卖地皮的事情相对有所减少。但是过去遗留下来的买卖黑幕,却是不少乡村村民心头的一把内火。然而对于普通老实巴交的农民而言,只要村干部给上一点甜头,就能无条件的进行拥护,甚至帮村干部出头。这也就让我们明白了,为何“邓喜喜”敢豪言围堵政府了。对于绝大多数飞扬跋扈的村干部,多数农民心里虽不待见,但是依然委曲求全。因为生活在昏天黑地下,反抗的结果就是被各种欺凌,这些绝对不是危言耸听,因为有太多的信息不对称,太多的无力反抗,所以就算被打压,只能暗地里吃哑巴亏。

就如新闻中的逻辑,一个企业在面对一个村干部的时候,竟然没了退路,靠视屏爆料解决问题,这是有多大的委屈才能干出来的事情呀。按照新闻中被坑的万和源公司在举报信中指控,邓喜喜从两年前开始便陆续插手楼盘建设、非法更改设计规划和施工、伪造签名诈骗,直至将价值数亿的楼盘霸占,还闯入民宅威胁公司管理层家属并限制家属人身自由。这种事情听来让人感到惊悚,很难让人想象这是一个村干部能干出来的事情。我们甚至觉得,一个都敢“不尿任何政府官员”的村支书,对于自己村子里面的留守村妇们而言,会不会是一场灾难,会不会也是那个敢自称“半村娃”的村干部,或许都是有无限可能的。

一个村支书的咆哮,地头蛇在在盘旋,目瞪口呆的警察们,是否也曾有过诗和远方?

原创文章,谢绝无署名转载,欢迎添加笔者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评论这张
 
阅读(9322)|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