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姬鹏

媒体人,专栏作家

 
 
 

日志

 
 
关于我
姬鹏  

媒体人,专栏作家,热衷品牌战略观察,互联网科技评点。

网易考拉推荐

伴娘的“禁止闹婚协议”能否扛起女权主义大旗?   

2016-04-07 00:04: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一段时间来,有关女权主义的话题接连不断,几乎所有跟女性有关的事件,都会不约而同的和女权主义挂钩。我们张口闭口女权主义,或者反对女权主义,其实从根本的事实来看,绝大多数人是反对消费女权主义的一种逻辑,并非女权主义的真正意义上觉醒。

    就如中国网报道的一则题为《武汉一伴娘要求签禁闹婚协议,因柳岩事件留阴影》的新闻,看起来似乎已经是一种女权主义的觉醒现象,但是我们从新闻的细节里似乎看到的更多的是前途漫漫,任重道远。按照新闻报道中的描述,作为准新娘的的好闺蜜,早就说好做伴娘,可是在自己婚期前一个月突然“请辞”,让准新娘很是为难,不惜与婆婆大吵一架,因为非要签一个‘禁止闹婚协议’,伴娘才能安心参加婚礼。”对于这样事情,一边是准新娘害怕被揩油,另一边婆家却觉得这样的提议比较不懂事,反正在闹婚这件事情上,也是够让人们头痛的。

    对闹婚来讲,花招就那么点,基本上围绕结婚生子和性虐SM进行展开,并没有多少高明的游戏。很多人闹婚,一味的追求刺激,有的猥亵伴娘伴郎,有的乘机对新娘咸猪手,更为过分的是,不少人对新人的各种刁难,除了做游戏,有的甚至尺度不堪入目,围绕SM的节奏进行无底线的玩弄戏谑,对于这种气息的弥漫,或多或少是因为一些地方的落后和信息不开化有直接关系,把粗鲁和不文明当作一种寻求快感的方式,借着新人们婚礼上不能拒绝和生气的氛围,进行没节操的玩弄,这种审丑文化,粗鲁方式的不断蔓延和变本加厉已经越来越嚣张,甚至趋向一种无聊的消费主义。除了对于挑起游戏的人们来讲感觉很过瘾,并不能很愉快的让婚礼展开,这种充满糟粕的事情真的是应该抵制,因为闹过闹,文明是底线,开心是初心,如果没了这些,或许就只是单纯的耍流氓了。

    对于女权主义,那些鸡汤段子里的逻辑,并非是女权主义,反而是黑女权主义的逻辑,很多鸡汤文里面推崇什么样的男人好,什么样的傲骄值得女性学习,细细品读其实并没有将女性和男性放在同一个天平上进行求绝对值。而是把女性内心的控制欲望错误的引导出来,把男性谄媚的迎合方式作为女权主义的一种胜利,这些其实都是没有认清楚女权主义的实质,只是女权主义边缘化和消费化的体现。所以才会处处表现出女权主义的大溃败。

    对于伴娘要求签“禁止闹婚协议”,其实从逻辑上并没有什么不对,反而会引导人们文明,理性的参与婚礼上的嬉闹,但是作为长久的一种民间化习俗,却很难突破。同为女性的婆婆却认为这是一种不懂事,这就让女权主义的尊重大打折扣了,所以即便是签署了,也不会有太多效果。因为在中国长久以来的习俗文化里,女性从来都没有从人格上与男性平等过,这种长久形成的观念,虽然在大城市里有了改观,可是在乡野集市里,可能还处于那种很固守的逻辑。

    不过从去年开始,基本上女权主义的思潮不断被提及,从某种意义上讲,说明女性群体开始对独立人格有了绝对的渴望,而且在大城市里已经开始有了实际的表现。很多人觉得这是一种倔强的体现,并非女权主义的表现,但是从过去的舆论看,或许现在已经有了一些觉醒。即便说一纸“禁止闹婚协议”看起来不是很成熟的表现,但是也算是一种萌芽的体现,虽然扛不起女权主义的大旗,但总比没有反抗和争取强,因为这世界一切权利和利益都是争取来的,包括尊重也是如此。

    原创文章,谢绝无署名转载,欢迎添加笔者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评论这张
 
阅读(4159)|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