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姬鹏

媒体人,专栏作家

 
 
 

日志

 
 
关于我
姬鹏  

媒体人,专栏作家,热衷品牌战略观察,互联网科技评点。

网易考拉推荐

“荣誉狗”为何不让“马家军”来例假?   

2016-02-04 00:15: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到中国田径体育,马俊仁和他所带领的马家军是不能不提的名字。作家赵瑜也曾经推出过一部名为《马家军调查》的报告文学,其中的第14章名叫《药魔重创马家军》。17年间,这本书的发行版本始终没有该章节,但是现在,这一章节3万字多字的内容得以曝光,多位运动员和队医爆料,称马俊仁强迫选手们服用兴奋剂,并亲自上阵为运动员打针。有关“马家军”的丑闻占据了各大媒体的版面和页面。在中国,90年代之前出生的人,不知道“马家军”的人恐怕不多。不过,这一次,“马家军”带给他们的可能不是什么令其兴奋的消息,而是“马家军”靠兴奋剂创造了世界田径史上的神话的旧日丑闻。

    按照各大媒体的叙述,作家赵瑜补齐了17年前出版的《马家军调查》一书中被迫删节掉的一章《药魔重创马家军》。这一章节的内容是“马家军”中多名运动员和队医爆料称“马家军”主帅马俊仁强迫选手们服用兴奋剂,并亲自上阵为运动员打针,甚至还说出了“我这里手指头动一动,多推点少推点,你们要吃多大的亏”这类近似威胁的话。兴奋剂的作用,就是“马家军”中的女运动员的“身体都变化了,说话嗓子老粗,有的也不来例假了。肝病越来越多,各种毛病都出来了……”对此,运动员怕了,“快变态了神经了”,“马导变态上火”,“大伙儿都到了崩溃的边缘”。但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马家军”仍然处在“平时打针发药都是正常程序”的状态中,兴奋剂还是“提回来一提兜一提兜的”。究竟是什么让“马家军”使用兴奋剂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马家军”运动员的回答是:“一九九三年荣誉那么高,还觉得这事关系到国家利益,有委屈搁在心里头,哪敢对人说?”嗯,看看,正是“升国旗的双手”、“关系到国家利益”等等这些宏大的叙事以及被兴奋剂兴奋起来的虚骄情绪和自豪感,让“马家军”的兴奋剂蒙上了“为国”的色彩,从而以不容质辩的目的的伟大忽略、遮盖乃至正当化了手段的卑劣。这样逻辑下,或许那些少女们的例假就成了一种耻辱,“不来”就是爱国,“来了”就成了不爱国,所以才造成了现在丑闻。这些荣誉狗们,在大是大非面前,充满了邪恶和毒辣,为了那些所谓的荣誉,不惜一切代价,这样的逻辑,你让我们兴奋还是愤怒,那些曾经的浮华掠影,或许在今天看来都是畜生所为。

    在这样一个深受传统文化影响,每一个中国人生来就有一种“集体”高于个人的价值认同。不要说“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以天下为已任的知识精英,哪怕贫贱且文盲的乡野村夫,也知道“家庭”幸福高于个人幸福,为了家庭情愿忍辱负重。这种价值认同放而大之,就是家族、国家的利益与尊严永远高于个人的利益与尊严。一个大家庭,哪怕平时有人持强凌弱,兄弟因此反目,然而一旦为恶者受到外界的批评与指责时,受欺压者也会噙住泪水为兄弟辩护。因为在中国人潜意识里,家丑决不可外扬。家庭的尊严相对个人的尊严来说要重要得多,兄弟如此,夫妻如此,家族如此,国家亦如此。这就是中国人的核心价值观“集体的价值高于个人价值”,集体永远占据着道德的最高点。顺着这样的逻辑,很多人就会利用集体压制个人,哪怕个人早已猪狗不如,可是他们觉得,为了国家就得这样。

    出现这种用“国家荣誉”消费“个人死活”的事情,其实确有历史根源。中国的历史多灾多难,经历了太多的分分合合。所谓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然而当国家处于分离状态时,人人忧心忡忡,象失去依靠的孩子,仁人志士们不惜抛头颅洒热血,致力于国家的大一统。在这期间,个人荣辱得失统统不予讲较,最终国家终于定于一统,其后维护这种大一统的稳定性又成为每一个中国人的最高道义责任。正是国人这种家国同构的价值认同,才是中华民族历经苦难却始终屹立不倒的凝聚力来源。集体的尊严高于个人,这已成为中国人根深蒂固的意识。国人最痛恨的一种人,不是杀人如麻的魔王,不是奸淫掳掠的强盗,而是敢于蔑视集体荣誉的人。一个人一旦在道德上背上“汉奸”恶名,恐怕永世不得翻身,哪怕他的行为完全是正义性的。我们往往会看到一种非常荒谬的事实:哪怕这个国处于一个非常残暴的君主统治下,民众过着暗无天日般的奴隶生活,他们自己也有抱怨,但是外界千万不能指责他的君主不义,否则就是与所有人为敌;再或者,这个国家的民众长期处于狂热崇拜暴力征服的迷信状态,长期处于一种妄自尊大的恍惚状态,但是少数清醒者千万不能站出来指出这种谬误,否则必成为众矢之的。因为这个群体对国家的认同,远远高于对真理的认同。这群人对集体的归属感依靠感,远远超出了理性层面。

    正是因为中国人千百年来对国家、对族群非理性的崇拜所形成的集体主义伦理,既是皇权专制的伦理基础,也是后来马克思主义登堂入室的思想基础。没有对集体的高度认同与归属感,就没有后来的极权制度,正是因为中国人普遍地对生命个体尊严、自由之权利的集体无意识,才是我们今天仍然生活在猪圈中的根源。中国传统文化,不管是正史还是民间故事,无不是无限赞美与拔高集体荣誉。只要是为了国家的强大,不管是杀人如麻的残暴战争,还是忍辱负重的无辜牺牲,都被无限诗意化与道德拔高。天、地、君、亲、师、我,是一种自上而下的隶属关系。国家是崇高的,而个人是渺小的。既使在古代的民本思想里,所谓民为贵君为轻,所谓水可载舟亦可覆舟,这里的“民”也不过是作为国家而存的,并不是作为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在传统文化里,你就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对个体生命的思考,更找不到对生命尊严与自由赞美的文章或民间故事。正是因为我们对个人隶属于族群、国家这种集体主义价值观伦理非理性的认同,才使得掌握集体权力的人无法无天。而中国人无论是做官还是经商,最终目的还是追逐对集体权力的支配权,我们的人生目的不是打碎猪圈,过上自由的幸福生活,而是为了做猪圈的主人。

    让我们回归常识吧,在一切价值中,只有生命是最高贵的。生命的尊严与自由,才是衡量一切道德的标尺。国家是要爱的,但是有一个前提,体制的存在理由是为了保障她的公民过上有尊严与自由的幸福生活,而不是相反。如果这个在体制逻辑上象个大猪圈,在文化上象个大酱缸,尽管猪圈里的猪群因经济繁荣而养得白白胖胖,那也不代表体制在道义上的正义性。如果我不幸生在这样国家里,我的义务不是赞美她,而是努力拱碎猪圈,去寻找有生命尊严的自由生活,如果我没办法过上那样的生活,做一只特立独行的猪也好。

    欢迎添加笔者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评论这张
 
阅读(25938)|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