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姬鹏

媒体人,专栏作家

 
 
 

日志

 
 
关于我
姬鹏  

媒体人,专栏作家,热衷品牌战略观察,互联网科技评点。

网易考拉推荐

雪莱的诗与江绪林的死只隔两百年?  

2016-02-21 00:19: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年前雪莱曾经写过《咏死》的诗篇,里面的题词很让我觉得动容:“在你所必去的阴间,没有工作,没有谋算,没有知识,也没有智慧”。200年后,江绪林同样给出了这样的答案:“饶恕我吧,赦免我吧,上主啊!请你开启希望之门;哦!正义,我接受……”。雪莱的《咏死》诗篇,或许并不脍炙人口,但是描述的是一个孤寂灵魂在苍白、冰冷、朦胧的笑声里消亡的过程,整篇诗歌不断的在鼓足勇气,但是最终还是走向死亡,因为在未知的世界里或许一切都那么安详!

    回到江绪林的世界里,我们发现,他对生恐惧,已经到了一个极度恐慌的极点,唯有死亡才能让他安详。他在微博里写道:“对自己绝望和麻木,知道自己是丧失了灵魂,只有躯体存在着;对国度亦然,她不会幡然悔悟华丽转身,而必定是衰竭后才可能冒出新芽。惊惧的是,她总是让人想起奥斯曼土耳其帝国,那个其衰败持续了300年的漫长时光经世界大战才枯竭瓦解的欧洲病夫。其间,簸扬中的人们还是要战战兢兢地祈求平安和福佑。”这样的悲天悯人,或许只有那些通灵思想的人们大概才能体会。一个活着的人,尽然对生充满了恐惧,甚至对活着没有了渴望,这样的时候,心理学的定论往往会跳出来说这是病,一种难以被治愈的病。

    按照唐映红先生对于江绪林作为基督教徒走向自杀的解读,或许我们更确切能感受到江绪林的那种恐惧,任何一起个体的自杀事件都有着复杂多维的许多因素交织,特别是人格特质的因素会在个体持续一生的生活中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最终的行为选择。特别地,当特异性的情境因素诱发或激化,那么长期潜抑的自杀倾向就可能凸现出来,而促使个体做出自杀的行为选择。按理说,在基督教的教义里面,信徒生命的权柄是归于上帝的,只有上帝才有权力生杀予夺,信徒如果自杀无异于违背上帝的旨意,拒绝上帝的救赎,背弃信仰。基督教对于信奉者的积极意蕴,从心理学角度在很大程度上就在于能够消弭信徒对死亡的焦虑,在信徒勤勉而虔诚的侍奉下,他们相信自己可以通过窄门进入永生的天堂。自杀在基督教的教义里,与杀人没有本质的区别,都是对上帝权柄的僭越。根据严格的教义,基督徒自杀不仅不能通过窄门进入天堂,而且还会坠下地狱。但是江绪林作为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却选择了走向深渊,即便下地狱,也要逃离,而这种逃离恰恰是太多人不能理解的一种病。

    江绪林的这种恐惧,在走向终结的路上,或许一直处于惊恐,他说:“有时候半夜醒来或睡不着的时候,孤寂中会突然感到害怕:怕鬼!眼睛盯着的那漆黑的地方,仿佛要幻化成幽灵鬼怪,会让我有些毛骨悚然。相信上主和耶稣之后,世界就不再仅仅是自然,还有边缘处的灵界。但我不相信天使守护着我;害怕的时候,开开灯,或者看看圣经,或者拼命祈祷上主,就好了,摆脱了恐惧”。然而结局终究是悲歌不已,唯有逃向地狱才是他最好的出口。

    对于这种“逃离”,一个朋友跟我争论半天,说不要过度解读江绪林,毫无意义。或许我的这位朋友也罢我理解成了这种“逃离主义”的范畴了。我没有太过辩驳,只是觉得毫无意义,这世间,本来就是如此,每个人感知的东西不一样,所以做出判断自然也不尽相同。从江绪林的以往言论,多数纯粹到可以忘生死,求大义。他有着超越大多数人的道德感,有着更为强烈的社会理想诉求和利他倾向。而其所处的社会,却有着人类史上罕见的自私、败坏和狭隘。人人都到了互害的边缘,让那些会呼吸的人总是找不到风口。所以对于纯粹的人来讲,活着就是受罪,所以在方寸间,江绪林选择了走向顶峰。就如同当年雪莱的《咏死》篇一样。充满了血色浪漫。

    我们奔跑了200年,雪莱的诗篇一直没有遗失,在江绪林的江湖里,依旧飞着那只永不落地的孤鹰。我回头再看雪莱的诗篇,或许我们能感受得更多一些。

   《咏死》

   像一个苍白、冰冷、朦胧的笑  
   在昏黑的夜空,被一颗流星  
   投给大海包围的一座孤岛,  
   当破晓的曙光还没有放明,  
   呵,生命的火焰就如此暗淡,  
   如此飘忽地闪过我们脚边。  


   人呵!请鼓起心灵的勇气  
   耐过这世途的阴影和风暴,  
   等奇异的晨光一旦升起,  
   就会消融你头上的云涛;  
   地狱和天堂将化为乌有,  
   留给你的只是永恒的宇宙。 
 

   我们的知觉由现世滋育,  
   我们的感情也由它而生,  
   死亡必然是可怕的一击,  
   没阅历的头脑感到震惊:  
   想到我们的所知、所见、所感,  
   都逝去了,象不可解的梦幻。  


   呵,坟墓的那边隐藏着一切,  
   一切都在,除了我们这躯体,  
   只有这眸子,这美妙的听觉  
   再也不能活着从那儿汲取  
   所有伟大和奇异的东西,  
   在无尽变幻的大千世界里。 


   谁讲过无言的死底故事?  
   谁揭开过死后景象的帷幕?  
   谁到过曲折广阔的墓穴里  
   把它下面的阴影向人描述?  
   或者把对现世的爱与恐惧  
   和未来的希望联在一起?  


附华东师大老师江绪林“最后的话”

1.借记卡(钱包内)一张,内有106893元,归姐姐江寿娥(记得我还有一个小姐姐)支配。

2.借记卡一张。没有11273元。归姐姐江寿娥支配。(密码皆为******)

3.宿舍抽屉内约1万港币,6百美元,钱包内约4400人民币,供清理费用,虽未必够。

4.余下办公室的一些书籍,一半赠送给胡振林同学(请转送几本给朱木良等我指导的本科同学),一半请刘擎先生处理,谢谢!

5.抱歉本来这学期有4门课要上的,对不起了,或许这个尚未开始就结束的恶果是最小的。

6.没有什么眷恋,(奇怪么?)却沉滞,惧怕;上主啊,赦免我,我原以为总会有些好奇的,但好奇心显然被压抑了。上主啊,我打碎了玩具,你不要责罚我;然而,就是责罚我,也请给我勇气面对未知的一幕。啊,我终于要知道真相了。我不好,我平庸,我德行有亏,洛克的墓志铭都说:“让我犯下的邪恶随着尘土掩埋吧。”(let his vices be burried together)我除了祈祷宽恕,还能做什么呢?请不要看我的罪和错。

7.我谱写不出优雅的乐章,也就不能有期望(指点世界),我不知何为爱的拥抱(已无法体察),如何亲吻和祝福你们以作别!

8.上主啊,愿你开启希望之门。

9.我恐惧,我要喝点白酒。

江绪林

2016年2月19日

 欢迎添加笔者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评论这张
 
阅读(37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