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姬鹏

媒体人,专栏作家

 
 
 

日志

 
 
关于我
姬鹏  

媒体人,专栏作家,热衷品牌战略观察,互联网科技评点。

网易考拉推荐

“心疼校花”也抚慰不了你内心的绝望  

2016-12-23 23:54: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校花拍戏时,被大灯砸伤都能成为热点,似乎在这个时代已经习以为常。这边为了校花一厘米的伤口感到心疼,那边却告诉你“情节轻微,不起诉了”。有时候标准和尺度都不好定了,情绪却满大街找出口,心疼的不怕事儿大,无奈的只有悲叹。

“校花受伤”问你心有多疼,你会感到莫名其妙的蛋疼。毕竟自家的事情都顾不过来了,还有闲心关注别人的女友,是不是傻。可是,微博的热度榜明明告诉你,校花受伤了,不关注貌似很OUT。这时,你才明白,所有的心疼都是莫名的,就像所有的“情节轻微”都是加盖的,你所看到的,和你所心疼的,早已错位了。

人们会渐渐爱上这种给予,崇拜那些使他们丧失思考能力的无形之手。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接受各种无关紧要,没有价值的远方的新闻,而不是关注身边发生的事情。大众们所认为,从远方主机提取出来的那些网络新闻,对于人是没有价值的,因为你无法有所作为。所以,更多人对于信息流而言,就是在消费。

可是,这样的逻辑并没有太多张力,只是会让人们变得无情,社会变得冷酷。毕竟,我们通过新媒介能更快地了解更远地区的情况,本身就是一种价值和收获。波兹曼的价值观产生于印刷品时代,“媒介即隐喻”。然而,我们这一代已经不在印刷媒介笼罩下,而是受到电视、电脑等多媒体融合的影响,所以价值观与波兹曼是不同的。这也就能让声音发出去,影响和改变世界。

可是,实际的过程中,总会遇到无形的屏障,让人依旧活在娱乐至死的氛围中。同一天的新闻,校花的伤口轻易就淹没了“情节轻微”的逻辑,着实让人感到无力和悲痛。时代确实变了,人们的思维方式也变了,这是无法改变、无法控制的事实。我们无法回到公民意识的“阐述时代”,因为人们在苟且的岁月里,只关心生活本身,除此之外,他们别无选择。

有时候想想,技术进步了,可是大众的逻辑却退步了,他们不再期许常识的存在和生长,因为,毫无回音,看不到希望。可是,这个社会,还是需要理性和冷静的群体存在,毕竟,一个社会的“稳定”与“缓冲”需要智慧和方法。

乌合之众的市井生活里,暴戾与狂躁又紧密相随,暴戾以“饮鸩止渴”的极端化方式图一时之快,暂时缓解了问题,却也起到了极为负面的示范效应,催生出更多的绝望者走上暴力之路。其冲击的不仅是社会的安全防线,更深刻影响着社会的常识内核。

在一个心理失衡与安全感匮乏的社会,每一个人都不可避免地成为其中的“弱势群体”。然而这个时候,他们只能“心疼校花”,通过一种娱乐至死的方式来缓解内心的恐惧,这或许比悲剧本身更悲剧。

原创文章,谢绝无署名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