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姬鹏

媒体人,专栏作家

 
 
 

日志

 
 
关于我
姬鹏  

媒体人,专栏作家,热衷品牌战略观察,互联网科技评点。

网易考拉推荐

悲剧里的“江湖审判”充满了屠杀冲动  

2016-11-16 08:20: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场反复焦灼的悲剧,终于因一个人的盖棺定论画上了句号。江湖里的宠儿,还是没有保住自己的性命,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相信杀人偿命都是一条难以踏破的准绳。不管怎样,都不能成为故意杀人的理由,否则悲剧常有,倒退千年,你可能会看到更多梁山好汉,当然这一切俨然是悲剧的,毕竟在个体人生里,他们都输了。

贾敬龙和何建华在这场焦灼的“江湖审判”里,无形中就将情绪站队了。不管是大喊刀下留人的莽汉,还是执意法律标尺的呐喊,到最后,其实也没有拿出有效地解决逻辑。江湖里的黑话喊惯了,道德高地上的优越感多年了,有时候,脑子就不够用了,这是多数“江湖审判”的弊病,说句难听的,除了消费个人尊严,红线处基本不敢抵达,这或许才是他们的可悲可恨之处,即便装出亲人朋友的维护感,可是生命之外,柴米油盐之中,他们依旧是跃跃欲试的顺民罢了。

有时候悲剧看的不是结果,是过程。执念泪点和高潮,这是大众玩法。真正的关心者,只期待秩序和程序是否正确。太多的人觉得何建华罪大恶极,认为贾敬龙的作为很解气,可是这种逻辑就是赤裸的道德标尺,对于法律而言,有没有考虑过被杀者以及家属的感受。有时候想想,宏大叙事也是江湖里的惯用技能,他们习惯事件格局化,却忘掉了在人的世界里,贾敬龙和何建华都是活生生个体,在他们的生死权力上,属于他们自己,请别动不动就上升到社会的高度。


于情于理,无期与死刑,对于一个人而言,就是活着。对于社会效应来说,可能就是一种态度了。我们一直期待法制健全,但是屡屡在有争议事件里,道德大棒挥动最猛烈,所以更多时候,“江湖审判”站主流,反倒在法律的维度里,我们能看到的总是微不足道的曙光推进。

如果每个人都有自作主张惩恶杀人,相信世界会乱套。有时候在悲剧里,逻辑充满无奈。贾敬龙的无奈是正义无法得到伸张,所以自己伸手去办了。何建华的荒唐,在于作为村干部,处理事情的程序不合法,逼迫他人做出了悲剧的选择。可是这一切,都不是轻易对生命说不的理由。

这世界绝大多数人,活在焦灼中,并非只有贾敬龙,所以用死亡来解决问题,这是很愚蠢的选择,我们可以在道德的高地上为其开脱,但是请别为他的糊涂鼓掌。


悲剧就是悲剧,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气质。别看那么多为“贾敬龙”呼喊的声音,有时候这种声音反倒善意不足,每一个悲剧背后,除了当事人的糊涂无奈,有时候这些江湖审判逻辑也是无形的推手,内在散发出的屠杀冲动,才是悲剧的源头。

荒唐的世道里,请别用个体的生命去试水,说句不好听的,不是你家的孩子,你一点都不心疼,把别人装扮成勇士时的丑陋,你难道没发现自己的可悲。越是对“贾敬龙们”无止境的正面包装,越是将“贾敬龙们”推向不归路,这种无形中的恶毒,江湖里的声音们也请反思一下可好。

毕竟,在中国底层人之间常常是互相伤害着的。那些占道经营、出售不卫生安全食品、并给别人睡觉休息造成严重干扰,甚至于用刀捅死城管的小商贩,那些用泥头车撞死平民百姓孩子,然后逃遁的司机,那些为了抢几十元而杀人砍手的砍手党,那些拐卖儿童,逼儿童乞讨的,那些给城市平民百姓吃的蔬菜里超倍打农药,声称要毒死他们的贫苦农民,还有给猪喂养有害于人身体健康的瘦肉精的养猪专业户,给婴儿用的奶粉里添加三聚氢胺的城市工人,挥刀杀向孩子的失败医生,婆媳之间用刀互相砍杀的家庭妇女。

想想这些,你会很容易理解,江湖本身就很悲剧,互相伤害已成常态,“江湖审判”总以为上下不公,可是你想想,那些骨子里就坏透了逻辑,是不是早已烂大街,还在强力包装的除恶逻辑,是不是充满了屠杀冲动。

原创文章,谢绝无署名转载,欢迎添加笔者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评论这张
 
阅读(40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