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姬鹏

媒体人,专栏作家

 
 
 

日志

 
 
关于我
姬鹏  

媒体人,专栏作家,热衷品牌战略观察,互联网科技评点。

网易考拉推荐

救助站怎让9岁男童成为“木乃伊”?   

2015-04-28 21:45: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笔者从映象网获悉,4月28日,信阳市息县临河乡村民王新红9岁的儿子王志强在信阳市救助站被活活饿死,并且尸体上全是伤,原来90多斤的孩子,现在只剩皮包骨头。按照王新红的描述,当时他们在殡仪馆看到孩子尸体时,全身伤痕累累,原来90多斤的体重,现在只剩下皮包骨头……。之后,王新红一家和救助站多次沟通,此事也未解决。信阳市民政局救助科,一女性工作者准备讲述事情经过,一个男性工作人员称科长不在,打断了女性工作人员并称,等科长回来后再说。但这样结局或许已经成为事实,一个9岁的孩子,救助站尽然成了人生最后一站,而且是梦魇的一站,不能抗得住折磨,便会死于神回复,因为这么多年来救助站离奇死亡年年有,民众或许早已醉了。

    救助站本是为城市生活无着落的流浪、乞讨人员实施救助,保障其基本生活权益的公益性机构。然而,这一给流浪人员“送温暖”的福利之地,却屡屡成了“社会遗忘的角落”,频频上演令人痛心的虐待事件。在公众的印象中,救助站是流浪者的“温暖之家”。在那里,他们得到了社会救助,基本生活权益得到了保障。因而,笔者一直不理解为什么不少流浪者宁可流浪街头拾荒度日,也不愿意到救助站去?看到9岁孩子被虐待死亡后,成了活脱脱的木乃伊,笔者明白了一个事实:有的救助站工作人员对流浪者打骂凌辱,流浪者感觉“像犯人一样”,人的尊严得不到应有的尊重,人身自由受到限制。虽然不能说这是目前国内救助站的普遍状况,但这则报道让公众大跌眼镜,颠覆了救助站在公众心目中的美好形象,足以让公众触目惊心了!

  《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中规定。救助站工作人员不准拘禁或者变相拘禁受助人员;不准打骂、体罚、虐待受助人员或者唆使他人打骂、体罚、虐待受助人员。违反规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纪律处分。遗憾的是,在一些地方的救助站,《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成为一纸空文。究其原因,是这些地方对流浪者存在着不同程度的歧视、排斥,认为流浪者影响市容,给当地治安等带来问题等。前段时间,媒体报道:一些城市的城管人员抢夺流浪者棉衣棉被。因而,这些地方的救助站往往成为遣返流浪者回乡的中转站,是强行管制的临时“收容所”,其工作人员打骂凌辱流浪者就显得底气十足,有恃无恐。这样的救助站谁还愿意来?

  救助站对流浪乞讨人员的救助是一项临时性社会救助措施,救助站若把自己的角色定位于遣返流浪者回乡的中转站或临时收容所,就偏离了这一精神,是一种“错位”。如果流浪者能在家生活,还出来流浪做什么?至于救助站工作人员打骂凌辱流浪者,就大错特错了。有关城市的管理部门及其人员对流浪者也要予以“以人为本”的关怀,尊重并善待他们,反思并矫正自己对流浪者的行为,对救助站工作人员打骂虐待流浪者的,应予以严肃追究。有条件的地方,要善于创新社会救助思路,给予流浪者“造血式”的社会救助,切实改善他们贫困的处境,使之融入当地的生活,这对城市的胸怀是一个考验,更是对救助站的一次抄底考验。

  评论这张
 
阅读(8862)|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